13 April

不被理解的一代 — Z世代

Z世代的朋友可能也有相似的同感,比如是家人不太理解或者認同我們的想法,而且自己也不太喜歡跟隨傳統那一套的做法,最主要有兩個問題,第一個問題是時代早已經變遷,如果還用舊有思維或者價值觀去處理或者看待我們這個世界,可能未必合適,也未必足夠全面;另外一個問題是這個世界變化愈來愈快,身為Z世代的朋友雖說可以很快學習及接觸那些新事物,但是這些東西都太快了,轉眼間又被其他東西所吸引,導致很難長期專注發展一門東西。 然而,這一代人我會稱為不被理解的一代並非因為本身時代及世界的外在因素,而是內在的因素,他們的不被理解是來自於很多固有的思維或者傳統價值觀的問題,我們用一個舊有的想法去看一個人,自然不會明白他是在做什麼,或者為什麼會這樣做;當我們嘗試去了解,去接受的時候,我們自然地會明白原來Z世代比起我們想像中更加成熟及厲害。   比如是加密貨幣,我相信有不少人都很害怕這樣東西,甚至覺得是騙局之類;老實說,我也相信在於未有電腦的時候,以前的人也會覺得電腦是騙局,覺得飛機是玩笑,覺得智能手機是異想天開,但是事實上Z世代的接受程度及學習能力比起我們強大,因此他們很快就知道什麼是加密貨幣,什麼是合理,什麼不是合理。 拋開政治因素及社會事件,我們可以看到其實這個世界都漸漸被Z世代的朋友所影響中,不是因為他們很厲害,而是因為他們的性格及能力比較容易在於網絡上發光發亮,他們幾乎一出生就是網絡世界的時候,坐在電腦面前幾乎可以登入任何遊戲、安裝任何程式,如果他們想的話,甚至已經做完了一單工作或者功課。同時他們的想法及理念變的更加多變,而且很願意分享自己的想法及目標,引領社會有更大的發展空間。我相信在於之前沒有任何人會說什麼文化創作或者電競行業之類,所以在於網絡世界來看,那些不被理解的一代彷彿在無形地主導著。

12 April

只是一幅圖片就可以賣6900萬?

不知道大家有沒有看過這一則新聞,因為有位年輕人很喜歡畫畫,每天畫了一幅,然後將所有圖片拼合起來,最後以六千九百萬美金成功賣出去;也許你會覺得只是畫畫也可以賣那麼昂貴?但是有一點更加驚人,那就是不是簡單用筆所繪畫,而是電腦。 6900萬美元拍得一幅JPG圖檔的背後:NFT與數位藝術將如何改變世界? 你能夠想像網絡世界可以讓我們有什麼樣的改變及變化嗎?我們的夢想或者熱情項目都可以借助於數碼世界的幫助下達到成功,這也是為什麼我們一直提供網絡世界的投身,同時我們的理念都是--Turn Your Passion into Success,所指的就是網絡上。  

09 April

欺騙我們感情的科技巨頭們

有一個相當細思極恐的想法,原來我們所認知的商業巨頭,他們都是在欺騙我們的感覺,在利用我們的資源;當然,如果大家有看過(Adam ruins everything),其實不論是Facebook,還是Google,他們都獲取了你一些資料,包括是平時看什麼訊息、平時有什麼喜好,搜尋過什麼資料,然後根據演算法給予我們相關的內容,這樣同樣地他們都利用你的資料提供於商家,讓他們賣廣告,這已經不算是什麼新鮮事情。 但是有一點我們需要去思考,那就是Facebook也好,Google 也好,這些科技巨頭早已經上市了,而且現在市場價值超過了八千多億美金,然而我們被分了什麼呢?對不起,什麼都沒有;我們在平台上不斷分享自己的內容,分享自己的生活,甚至把個人的資料(喜好之類)都分享出去,到最後什麼都沒有,簡單來說,我們就是做一個免費勞工,甚至可以說成是水魚(被騙的對象)。 因此我們正在研究能否有一個讓客戶群、讓我們任何一個人在於這個平台上都能夠成為一份子呢?也許這是一個革新的理念,也許這是未來的一種常態,如果大家有理解過加密貨幣這樣東西,其實比較之下,加密貨幣更加像是一個群體式、社群式的東西,而非像我們現在所認知的科技巨頭或者公司一樣以營利為主要目標。當然,要建立這一個模式是需要很多時間及人手的配合,因此我們希望在於課程當中,能夠找到對此有興趣的朋友,一同發展起來。

08 April

新型創業模式 — 加上網絡的優勢

我們在於工作坊當中談論到舊式的創業模式,昨天也討論過我們要嘗試才知道能否成功,才能夠學習起來,當然這是一種方法,但是無奈是我們哪裡有那麼多錢和時間去進行那麼多次的失敗呢?就像SpaceX一樣,他們也需要擁有一定的資金才可以嘗試那麼多次來發射火箭,只不過我們又沒有那麼多的資金又怎樣用來做個「RocketJump」呢? 那答案就在網絡上,我們要懂得運用網絡的優勢,現在幾乎只需要建立一個粉絲專頁或者帳戶,然後加上幾個聯絡方法及資料,就已經可以做到生意,幾乎都不需要用到你太多成本,當然,大前提是我們又不打算建立一支火箭,我們是建立一門生意!因此我們提倡在於傳統創業模式或者學習流程當中加插兩樣: (一)建立網絡(虛擬)產品或者服務 (二)嘗試一下市場的反應 反正我們所需要的成本也不算是太過昂貴,希望沒有製作一個火箭昂貴,那麼我們便可以自然地透過這些我們稱為MVP(Minimum Viable Product),以看看市場的反應,當你做了一段時間之後你便會自然地發現了創業並非想像中那麼恐怖。然而當我們有了足夠多的數據去測驗我們的項目在於市場的反應時候,成功就開始向我們揮手,到時候我們可以考慮怎樣發展我們的商業模式。  

07 April

過去的創業模式 — 成功率很低

我們經常都被說服創業成功率相當低,當然有數據顯示初創企業有不到半成才能捱過三年,換句話說不到一成的創業者成功,看起來相當氣餒及恐怖,但是有樣東西我們總是不理解,為什麼有那麼多創業課程(不論是市面上訓練或者教育機構,在於我修讀的時候也有創業的課程),然而成功率都是那麼低呢? 有了教育有了提升,不是可以增加我們的生存機會嗎?為什麼總是覺得沒有太多用處呢? 也許是因為我們現在所學習的所謂創業知識,或者更加直接地說,創業的模式可能已經過時,導致成功率很低;我們的創業模式或者初創企業無非都不外乎由一個想法開始,然後再判斷市場,最後再發展起來,推出市面,都是以一個比較直線的方式,一步一步,一環一環相扣起來;但是由如果創業真的可以這麼簡單就好了~我們相信有不少朋友可能相信這一套想法,嘗試用小刀割大樹,但是最後只能夠失敗收場。 我們到底有什麼辦法可以提升成功率,同時也可以不用小刀割大樹那麼不可思議的做法呢?其實答案很簡單,失敗乃成功之母,學習了那麼多創業知識,你也起碼要嘗試創一次業才知道!我曾經聽過一個說法,既然成功只有所謂的1%,那麼我就建立一百間初創企業,那不就能成功了嗎?雖然這個想法很傻氣,但是看起來也是合理的,不過我真正認為當你可能嘗試創業那麼多次的時候,哪怕是兩三次,你會開始成長起來,開始學習起來,嘗試不會再犯下同樣的錯誤,那麼如果你有不斷成長及學習的話,可能還未到十次就已經成功了~

04 April

Ideacray x DreaMore 工作坊 (31/3/2021)

我們在於三月舉辦了一次與 Ideacray 合作的網上工作坊,主要針對講述三個重點,第一個是我們透過數十年的事件,發現了一個細思極恐的事情,那就是每十年大概都會有一個危機,可能是金融危機或者人類危機所影響經濟發展,因此也應對了今年的問題;第二點就是Z世代的性格及擅長點正在影響我們,包括是商業的模式及工作,這些都是難以置信的一點。 最後一點就是講述有關於我們的夢想、我們的熱情,到底可以怎樣發展一個生意模式呢?怎樣可以賺錢呢?其實這一點相當有趣,為什麼創業的成功率那麼差呢?但是當我們來到這個資源爆炸的時代,互聯網時代下,網絡世界成為了我們最佳的優勢,因此我們創業起來,可以考慮把我們的項目變成了一門網絡事業,網絡生意。 我們在這裡分享一個例子,居然有一位熱愛畫畫的追夢者,因為每天都畫畫,最後成為了一個富豪畫家,那幅畫居然賣成六千九百萬美元! https://theinitium.com/article/20210322-culture-art-field-and-block-chain-during-plague/ 最後,再次感激所有參與的朋友,我們一起繼續追求夢想~

03 April

World Degree Academy 世界學士院

什麼是 World Degree Academy 呢? 我們在於Ideacray 網站當中不時都會提及有關於 World Degree Academy,那到底是什麼意思呢?   這是一個全新,可以說成是革新的思維,你正在前往所學習的並非簡單一個學院或者學校可以做到,而是一個真正可以讓你見證全世界,發展下來的學校;這個學校完全無形,是在於網絡世界上學習,你可以自行安排時間地點來上課,揀選屬於自己或者有興趣的科目,然後一步一步學習,一個課節一個課節地去進修,然後去考試。如果成績優良的朋友,也可以申請兩樣東西,一樣是能夠擁有獎學金,另一樣是可以讓你前往英國大學去進修。   https://www.worlddegreeacademy.com/ 我們的課程當中有三個不同的路線,或者課程,分別是有關於創業及商業有關的「Digital Business」,就像大學中的熱門科目--工商管理;第二類就是比較著重於技術性,我們的「Digital Technologist」,學習有關於程式編寫及網絡架構的知識;最後一項「Digital Media Designer」是有關於網絡上的媒體及設計,有助大家從事媒體設計的工作。 現在報名可以獲取單單10%的成本來完成所有課程,包括前往英國大學進修,我們希望借助網絡學習平台,協助大家成為一個有才的大學生! 了解更多

02 April

人又做,你又做,你怎會成功?追求自己的夢想及熱情

香港社會有一樣相當有趣的東西,不知道大家是否也是一樣呢?或者身為香港人的你,會否也留意到這麼有趣的事情呢?早幾年因為PartyRoom 的盛行,幾乎每一個工廠大廈都有不止一兩間派對房間提供;然後又開始有很多奶茶店(或者稱為手搖店),再近一點的時間有什麼遊戲機中心(夾公仔)、口罩店,再接近一點好像有什麼古法蛋糕店,但是事到如下,我想問大家幾個問題: 這些店鋪到現在又有多少間呢? 你幾時會光顧一次呢? 你會否知道他們盛行時間有多少間呢? 由盛行到現在,又過了多久時間呢? 相信大家都未必可以回答所有問題,我們也沒有辦法,為什麼呢?因為都太快了,彷彿一時間這裡又有,那裡又有,但是轉眼間這裡又不目,那裡又不見,彷彿就像小販或者散貨場那些一樣,只是在於熱潮上參與,然後馬上離開了;事實上有多少透過這些行業賺到錢呢?又有多少人因為這樣而做到上市公司呢?我想一個都沒有,一來是賺錢的人都是「第一水」的人,自然去到之後那幾間幾乎都是勉強生活下去,甚至可能純粹燒完錢就沒有;二來就是賺錢的人也沒有想過什麼上市公司或者做成什麼樣,可能只是玩一下就算了。 我們有見過那些透過科技公司或者商業巨頭有翻板嗎?當然有,但是他們都能夠生存下來嗎?自然地不能,所以也可以借助一些例子去思考,為什麼我們都不會開設一個全新的Facebook 或者 Google呢?如果你覺得門檻太高,其實開一家店鋪再去架設這些東西其實花費都不少,那就是因為他們已經成為了第一家,成為了那個開拓者,成為了那個Zero to One的那一位,我們進去不單吃不了什麼,甚至有機會蝕錢,但是那些溯流產物又何況不是呢? 所以為什麼我們不去做那個開拓者,創造自己的生意,而不是純粹複製別人的生意,期求可以貧一杯羹呢?

01 April

你見到很多行業都開始轉型嗎?

之前曾經有兩位人士在於平台上隔空對罵,一個聲稱電影已死,而聯合到那麼巨星的離開及電影院全線結業,彷彿又證實了他的觀點;另一位聲稱電影未死,有很多人都會把影片放在網絡上,包括是Youtube之類,而且最近正義聯盟導演版本也透過串流影音的加持下,把一套足以四小時的電影可以在這裡有機會面世,那麼到底電影還在生還是已經死呢? 其實要解答這個問題有一個更加簡單的方法,相當大家都有用外賣應用程式,在於以往我們要買外賣要不就是在餐廳直接購買,要不就是打電話,但是打電話這些東西很麻煩,一來是餐廳安排一名員工去送遞,二來受到地區限制,那就是我們只能揀選附近的茶餐廳去做電話外賣,其他就做不到;當然,同樣地,支付方式也是比較單一。不過自從疫情的影響下,我們更加常用外賣應用程式,而且有些餐廳我們甚至未聽過,不過就在我們居住或者工作區當中,他們同樣地可以送過來,而且支付方法也不再單一,當然只能夠電子支付(我不知道能否現金交易,不過如果透過平台而非獨立處理的話,應該只能夠電子支付),那麼你會聲稱外賣行業已死?還是外賣行業仍然生存呢?   死?他們的確是死了,我們不再是用以往的形式;生,他們的確是生了,他們更加多的生意發展或者生存下去;但是這裡有一個更加合適的字眼,那就是轉型,他們都轉型了,轉型配合了網絡世界的幫助;電影院是受到地區限制,而串流影音平台沒有,你隨時可以見到來自於外國的電影,也可以觀賞其他國家或者很懷舊的電影都沒問題,同樣地我們吃外賣也不再是受限於我們附近的茶餐廳,就連快餐店也可以進行外賣,可想而知,轉型後的模式變得那麼不一樣。 所以你也開始轉型了嗎?也想借助於網絡世界的力量,去為你的工作或者生意變得更加好嗎?